明日へ連れて

个人微信公众号:shaoyanshaoyu_
摄影爱好者
偶尔写点小文章

2015读书目录

創造人間アツメ:

自存


因为孤独的缘故 蒋勋

聆听父亲 张大春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美]丹尼尔·凯斯

离魂 张大春

去中国的小船 [日]村上春树

无爱纪 黄碧云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叙利亚]阿多尼斯

乡关何处 野夫

随性而至 [英]毛姆

河童旅行素描本 [日]妹尾河童

生命倫理の基礎づけ [日]西英久

まほろ駅前狂騒曲 [日]三浦しをん

ゼミナール日本のマス·メディア [日]春原昭彦(编)、武市英雄(编)

宇宙奇趣全集 [意]伊塔洛·卡尔维诺

杨牧诗集壹 杨牧

【我从长夜中醒来,推开愁城深锁/我不带走星辉,不带走月色/只把满地凄清的露水拾起/去洗涤你美丽的哀愁双眸迷迷】

深河 [日]远藤周作 

【作者犹如常青藤一般攀附在丰润感情的壁垒上不知疲惫地描绘人的孤独。独处时感到孤独,置身人群时感受到孤独,在个体之独上叠加了思想之孤,思想的窠臼之中想法与回忆一一被拆分,理解本身的尽头竟是不理解。在爱的名义下是不爱,将不爱掀开又其下又融入着爱,解构交替的复杂感情宛若剥着永远微笑的洋葱,充满疲惫却又有伤无泪,有痛不悲。】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日]村上春树

文·堺雅人:憧憬的日子(あこがれの日々) [日]堺雅人

白色城堡 [土耳其] 奥尔罕·帕慕克

【霍加热衷于用“他们”和“我们”将自我与他人隔开,链结于此的是“智慧”、“科学”和“自我陶醉”与“怀疑”

但被他归咎于“我们”的“我”,同时又正满足于自己变成了“他们”一般的庸俗,“显出了一种粗鄙的自得模样”,但“我知道,我很满意自己新的状态,我什么也没说”。】

刀尖上的舞蹈 [俄]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我对一生中所有的事物都是以诀别,而并不是相逢,以决裂,而不是汇合,不是为了生,而是为了死才爱上并且爱下去的。

而且,就完全另外一种意义来讲,我与大海的相见恰恰是与它的诀别,双重的诀别——与奔放不羁的元素的大海的诀别和与真正的大海的诀别;奔放不羁的元素的大海虽然在我面前并不存在,但是只要我转过身去背对着真正的大海,便能用白色的板岩在灰色的板岩上使它重现,而那真正的大海虽然在我面前存在,但是由于那第一个大海,我已经不可能爱它了。】

古老的法兰西 [法]马丁·杜奥尔

金蔷薇 [俄]康·帕乌斯托夫斯基

【青年人难以理解这一点,是因为这样的俄罗斯已不复存在。恰恰是勃洛克所熟悉、所爱的那种样子的俄罗斯已不复存在了。如果说还残存着一些偏僻冷落的乡村、在泥潭之间用木柴铺出的小径和荒山野林的话,那么生活在其间的人也与当年的截然不同了。世代交替,孙子已经不能理解祖父,有时甚至连儿子都不能理解父亲。

儿孙辈不理解也不愿意理解歌谣中涕泗横流地痛诉的那种贫困,不理解也不愿理解由迷信的传说、神话、不敢吱声的胆怯的儿童们的眼睛和吓破了胆的姑娘们低垂的睫毛所点缀着的那种贫困,不理解也不愿意理解因为时时都觉得可怖的神秘就近在咫尺——就在森林中、湖泊中、朽烂的枯树中、老太婆的哭声中、用木板钉死了的弃屋中,——时时都觉得奇迹就将出现而惶惶不可终日的那种贫困。“我睡眼迷离,迷离中藏匿着神秘,而你,罗斯,就沉睡在神秘里。”

需要有恢宏、坚韧的心灵和对本国人民的伟大的爱,才能眷恋这些阴郁的农舍、哀歌以及灰烬和莠草的气息,并透过这种极度的匮乏看到被森林和荒山所包围的俄罗斯那种病恹恹的美。】

写作 [法]玛格丽特·杜拉斯

【身在洞里,在洞底,处于几乎绝对的孤独中而发现只有写作能救你。没有书的任何主题,没有书的任何思路,这就是一而再地面对书。无边的空白。可能的书。面对空无。面对的仿佛是一种生动而赤裸的写作,仿佛是有待克服的可怕又可怕的事。我相信写作中的人没有对书的思路,他两手空空,头脑空空,而对于写书这种冒险,他只知道枯燥而赤裸的文字,它没有前途,没有回想,十分遥远,只有它的基本的黄金规则:拼写,含义。】

天真的和伤感的小说家 [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

【托尔斯泰将安娜安排在回圣彼得堡的火车上,手捧一本小说,并且开一扇窗户透进反映她心境的外部景观。促使他这么做的原因绝非出自偶然巧合,而是小说艺术根本困境的召唤。安娜拿在手中的到底是什么类型的小说——什么类型的叙述能够如此有力地抓住她的想象——以至于她舍不得抬头?我们无从知道。但是,为了让我们进入那个托尔斯泰本人居住、了解并探索的景观——为了他能将我们和她安置在里面——安娜必须放下书本,抬头观看窗外。随着安娜的观看,因为我们通过这个观看——她的观看——进入了小说并且发现我们自己来到1870年代的俄国。因为安娜·卡列尼娜不能安心阅读手中的小说,我们才能阅读《安娜·卡列尼娜》这部小说。】

田园交响曲 [法]安德烈·纪德

【纪德“以为每个人的生活当是由两种相反的力所构成。这两种力的相互排斥、挣扎,才形成一切生命的源泉。所以在艺术中我们有想象和现实的对立,在意识中有思想和行动的分歧,在社会中即形成个人与集团的抗衡,在恋爱中即形成情与欲的冲突。”】

济南的冬天 老舍

在路上 [美]杰克·凯鲁亚克

【我转得晕头转向;认为自己会像在梦中那样从悬崖边上摔下去。哦,我爱的姑娘在哪里?我思量着四下寻找,正如我已经在下面那个小小的世界上到处寻找过一样。我面前是原始浑厚的美洲大陆;极目望去,远方是升腾尘云和棕色蒸汽的阴沉疯狂的纽约。东部有些棕色和神圣的意味;而加利福尼亚则是白色和没有头脑的——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麦田里的守望者 [美]J.D.塞林格

【老实说,我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看法。我很抱歉我竟跟这许多人谈起这事。我只知道我很想念我所谈到的每一个人。甚至老斯特拉德莱塔和阿克莱,比方说。我觉得我甚至也想念那个混账毛利斯哩。说来好笑。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事情。只要你一谈起,就会想念起每个人来。】

差分机 [美]威廉·吉布森&布鲁斯·斯特林

谍战上海滩 张勇

多田便利屋 [日]三浦紫苑(重读)

中国诗史 [日]吉川幸次郎

【更进而言之,中国最近的政治有这样的倾向:声言只有自己的政治形态或文明的形态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也不是与过去没有关系的。这种声言是轻易说服不了包括日本人在内的外国人的吧。然而,若就文学而言,像这种文学那样地凝视着地上的文学,抑制对神的关心而只凝视人间的文学,是其他地域无与伦比的吧。中国没有产生莎士比亚,但要看到,西洋也没有产生司马迁与杜甫。】

他来了,请闭眼 丁墨

陆犯焉识 严歌苓

【妻子悄悄问:“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丈夫悄悄地回答她。

 “还来得及吗?”妻子 又问。

 “来得及。他已经在路上了。”

 “哦。路很远的。”】

局外人 [法]加缪

【他走了之后,我平静下来。我累极了,一下子扑到床上。我认为我是睡着了,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满天星斗照在我脸上。田野上的声音一直传到我的耳畔。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盐的气味,使我的两鬓感到清凉。这沉睡的夏夜的奇妙安静,像潮水一般浸透我的全身。这时,长夜将尽,汽笛叫了起来。它宣告有些人踏上旅途,要去一个从此和我无关痛痒的世界。很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了妈妈。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要在晚年又找了个“未婚夫”,为什么她又玩起了“重新再来”的游戏。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

我是猫 [日]夏目漱石

朱生豪情书 朱生豪

【天!我愿意烧,愿意热烈,愿意做一把火,一下子把生命燃尽。我不能再地窑里喊忍耐,一切灰色得难受。……死,也得像天雷砸顶那么似的死,火山轰炸那么似的死,终不能让寂寞寸脔我的灵魂,心一点一点地冻成冰。我怕冷。愿你好。】

只爱陌生人 [英]伊恩·麦克尤恩

【科林转身望着背后。一条逼仄的商业街,并不比一条窄巷宽多少,劈开一片饱经风霜的房屋。它从店铺的遮阳篷和狭小的锻铁阳台上万国旗般的晾晒衣物底下蜿蜒穿行,诱人地消失于暗影之中。它邀约你去探险,但要你单人独往,既不能求助于同伴,也不能携带跟班。现在就踏上探险的征程,仿佛你像沙鸥般自由,从无端玩弄心理疾患的辛苦状态中解放出来,重新找回闲情逸致,打开心灵去关注去感受,去往这样一个世界,让它那令人屏息凝神、叹为观止的万千细流如水银泻地般不断冲击你的感受,而对此我们已经何等轻易地习焉不察了,已经将其淹没在个体责任、效率以及公民的权利义务等等未经检视的观念的喧嚣当中,现在就踏上探险的征程,悄悄地走开,融入那片暗影,就这么简单。】

虚构集 [阿根廷]博尔赫斯

【特隆的事物不断复制;当事物的细节遭到遗忘的时候很容易模糊泯灭。门槛的例子十分典型:乞丐经常去的时候,门槛一直存在,乞丐死后,门槛就不见了。有时候,几只鸟或一匹马能保全一座阶梯剧场的废墟。】

面向秋野 [苏联]帕乌斯托夫斯基

傲慢与偏见 简奥斯丁 王科一


评论
热度(7)
  1. 明日へ連れて創造人間アツメ 转载了此文字

© 明日へ連れ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