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へ連れて

个人微信公众号:shaoyanshaoyu_
摄影爱好者
偶尔写点小文章

愿你一路走好


昨晚从朋友处得知乔任梁意外离世的消息,很是震惊。

曾经的我是忠实的选秀节目粉丝,自然也不会漏掉《加油好男儿》这档节目。只是那时我喜欢的是井柏然和付辛博,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一个酷酷的、坏笑的样子挺好看、自我介绍时会说自己是Kimi乔任梁的男孩”。后来BOBO组合解散,我也渐渐远离了综艺节目,对他的消息更是少有了解。我的震惊主要来自于他那么年轻,事业又还在发展期,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多可惜。每当听说和我年纪差不多或是比我还小的人死亡,心里总是有一种可惜可叹的感受。

网上流传着一些未经证实的死因,但大多数媒体的报道都是死于抑郁症。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备战高考时,曾饱受失眠的折磨,大概有半年精神状态都十分不好,医生诊断我有轻度的神经衰弱,记得那时每到夜晚,在床上辗转反侧,一边骂天骂地、怨恨自己的无能、咒骂该死的考试制度,一边在心里无数次数羊、深呼吸,却依然无法入睡。我经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第二天还要按时去上学、完成课业。我一直觉得对不起我的父母和朋友们,因为失眠的关系我有时对他们的态度很糟糕,而且自己控制不住。直到高考结束,我的症状才得以缓解。那段日子也是我刻意遗忘、不想回忆的人生经历。当时因为担心副作用,我没有吃安眠药,睡眠不足的问题扛着扛着也就过来了,很庆幸自己没有发展到更严重的阶段。虽然我得的不是抑郁症,可仅仅是失眠便已然让我难以忍受,每一个经受煎熬的夜晚都在一点点磨灭我对生活的希望和学习的斗志。所以,我可以预想到抑郁症患者面临的一小部分境况。

对正常的人来说,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而对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也许死是唯一解脱的方式。一个人走到唯有死亡才能“解决”他的困扰的地步,可见在此之前他该有多绝望。我想那种病对人的折磨是深入骨髓的,他们虽然感受不到如刀割、骨折那般肉体上的疼痛,但他们内心所受到的冲击,可能已经让他们难以在活着的情况下去想办法缓解了。不知乔任梁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之时,对这世界怀有怎样的心情,是全然的绝望,还是夹带有一点点的不舍,无论如何,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摆脱生前所遭受的痛苦,只有安详平和相伴。

艺人大多表面光鲜亮丽,但似乎有不少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这是演艺圈高强度、快节奏的环境导致的。他们身着名牌服饰出席各种活动、忙着拍戏拍电影、偶尔还参加一下综艺节目等等,社交网络上随便发一条动态便能引来成千上万的评论和点赞,一部戏的片酬可能是一个普通人工作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天文数字,在我们看来,他们有大批的粉丝支持、有经纪公司打理业务,吃喝玩乐样样不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他们也要面临激烈的竞争,他们踏入这个行业,牺牲掉的是自己的隐私,正常的一日三餐和作息,以及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和莫名其妙的道德绑架。我不是明星,无法直接感受到明星要面对的压力,但我从这件事中了解到,生活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不那么容易的。逝者已离去,我们能做的只有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关注个人健康、关爱亲朋好友,同时又必须处理好工作上的事务。只要我们活着,就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但生而为人,我们只好慢慢解决问题,学会与它们友好相处,而不是被它们击垮。

今天看到乔的粉丝写的一些话,很有感触。因为我也曾追过星,他们陪伴我度过青春正盛的时光,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是他们通过音乐传达给我支持的力量,让我遇到困难能够勇敢地面对,我和他们一同成长,哪怕现在我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认真地抄写歌词,学会他们的每一首歌,可因为他们曾陪我走过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路,他们就永远在我心中有一席之地。我一步步从小女孩变成了大人,将来还会有自己家庭,而他们继续唱着他们的歌,为更多人带去无穷的力量。我希望他们能做他们喜欢的事情,就算有一天他们不唱歌了,只要我知道他们在某一个地方幸福地生活着,也就足够了。

这个世界上有超过60亿的人,当然也就能容纳得了许多许多种生活方式,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存在的意义,都不只是“生”,我们还要记得“活”,为自己而活,活出滋味,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

最后,正好最近在看《社会学动物》一书,书中提到:

当某一自杀事件被报道后,同类事件的发生率会急剧上升,并且受害者从某种程度上与报道事件中的主人公相似。

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能多关注身边有抑郁症或抑郁倾向的人,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不要让他们受到报道的负面影响,祈祷他们能早日摆脱病痛的折磨。

最最后,祝阳光大男孩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可以自在自如地微笑。

评论
热度(2)

© 明日へ連れて | Powered by LOFTER